除非用柏树枝插它的头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15

  值得留意的是,晚出的猪妖故事中,家猪似乎越来越多,而晚期故事中以野猪居多。人类保存空间的扩张,山野猛兽的地皮愈发逼仄,孔武无力的野猪成精的故事,也鲜有呈现,日常糊口中的家猪成为故事的配角,惊心动魄的精力体验不再,而代之以日常琐碎,这是一种陈旧野性的陵夷。

  南宋洪迈《夷坚志》认为岳飞是猪精下界,令人大跌眼镜。相传岳飞年轻时在相州做游徼,是掌管巡查访拿之事的小吏。本地有一位舒翁长于相面,见到岳飞来,必然烹茶设席相邀,席间神奥秘秘地对岳飞说:“君乃猪精也。”说得岳飞一惊,舒翁继续说:“精灵在人世,必有异事,改日当为朝廷握十万之师,立功立业,位至三公。然猪之为物,未有善终,必为人屠宰,君如得志,宜迟到步也。”其大意是说,你本是天上猪精下界,不久之后将带兵十万,为国度建建功勋,而猪的宿命不免被人宰杀,当得志之时,该当及迟到身。岳飞听不认为然。岳飞后来被押在大理寺,大理寺卿周三畏夜间在大理寺走动,忽看见“古木下一物,似豕而角”,周三畏大为惊恐,留步不敢向前,目睹着“此物徐行,往狱旁小祠而隐”,后来又见到一次,听说这就是其真身。这种传说风闻应是后人穿凿附会,若按此逻辑,历代被杀的功臣,岂不都是猪精下界?

  唐代牛僧孺《玄怪录》中有母猪利诱人的故事,尹纵之住在中条山,月夜里鼓琴,有女子前来,自称是山下王氏之女,听到琴声,前来相见。尹纵之见此女“仪貌风态, 绰约非常,但耳稍黑”,夜间便过夜,第二天女子告辞,尹纵之要留下她的一只鞋,锁在柜子里,女子索要不得,愤愤而归。女子走后,尹纵之闻到床前有腥气,开柜子一看,女子的鞋已不在,而是一块猪蹄壳,地上有血迹,顺着血迹追到一猪圈中,见一大母猪,后右蹄无壳,见了纵之瞋目而走,纵之让人将其射杀。猪妖诱人的故事,似乎与狐狸精诱人的故事大同小异,异类与人的交往多以悲剧收场,物类之间边界森严,各自属于分歧的世界。

  《玄怪录》中还有一则乌将军的故事,倒是一头野猪成精,不外这个野猪是公猪,也能幻化成人形,到人世作祟。故事说的是唐玄宗时的名臣郭元振年轻时即有勇有谋,一次夜行回家,见一座大宅,门户虚掩,东阁有女子啜泣之声。郭元振便问何以啜泣,女子说,本乡有乌将军神庙,乌将军是当地的神,能招致祸福,每年乡里都要挑选美貌少女嫁给乌将军,否则,灾害便会降临。郭元振听了大怒,要为当地除去这一害。不多时,乌将军降临,火光照射,车马煊赫,奴才甚众,郭元振出来相见,说愿给乌将军的喜事帮手,乌将军欢快,趁着乌将军吃肉的时候,郭元振抓住了乌将军的手,挥刀斩断了手腕,乌将军逃走,他的奴才也四散而去。这时郭元振再看这只断手,竟然是一只猪蹄。天亮之后,郭元振率领乡民,循着血迹前往寻找,血迹在一座荒冢前消逝了,冢上有一破洞,人们扔进火炬去照明,见一头大猪卧在血泊中,左前蹄齐根断掉,还在滴着血。这头大猪就是乌将军了,它冒着炊火冲出,却进入世人的包抄圈,被就地击毙。人们对郭元振的骁勇和盘算都十分恭敬,降妖除魔的履历成为郭的履历中闪光的一环。

  《山海经》中有豕身人面神:“苦山之首,自休与之山至于大騩之山,凡十有九山,千一百八十四里,其十六神者,皆豕身而人面。”这里有十六位山神都是人头猪身,曾经有了幻化为人形的趋向,然而只要奇异的抽象,而不知其行迹。

名人养生

饮食养生
  • 该剧以舞蹈表现族群迁徙
  • 认为正式的麻将诞生于清朝同治年
  • 独具匠心的“魔妆点点棒”设计
热点关键词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  
网站地图